首页 >> 王睿

任上开心麻花的起落沉浮远藤正明李石勋王叙然谷村新司陈绍楠Frc

发布时间:2024-01-26 03:23:33 来源:新利娱乐网

开心麻花的起落沉浮

喜剧始终具哈密有天然的市场亲和力,无论时代如何变迁,对笑的渴望深植于我们的基因中。从周星驰的无厘头、成龙的功夫片,到宁浩的“疯狂”系列、徐峥的“囧”系列,近几年开心麻花成为中国喜剧电影的又一重要标签。

北京开心麻花娱乐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后简称开心麻花)十五年耕耘喜剧,而今成为中国娱乐产业最大的喜剧IP制造机,从《夏洛特烦恼》《驴得水》《羞羞的铁拳》到《西虹市首富》,甚至有人说他是中国新一代喜剧之王。

在喜剧的垂直领域,开心麻花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和创作流程,“麻花出品,必为精品”,麻花的品控体系是怎么样练就的?新电影票房口碑滑铁卢、股权遭中文投6亿清空、IPO搁浅,开心麻花最近有点开心不起来,十五年磨砺出来的“开心神话”怎么了?

笑可以批量化生产么?

对于开心麻花而言,“老本行”话剧业务是其现金流的主要来源方,也是很多人知道开心麻花的缘起。从事舞台剧策划、制作、演出十多年,从在北京只卖出7张票,到全国60多个中心城市超过4000余场且一票难求,开心麻花积累了近30部原创作品和空前的好口碑,在剧场表演青黄不接的时候逆势上扬。

文化产品不同于工业生产,由于时代、地域、观众特征的不同会产生巨大的差异,因此很难像工业品一样有精准的流水线生产和精准的效果把控,在中国再大的影视公司都没有办法保证自己的作品各个是精品。

中国不缺乏有好作品的导演,但却是没有一个质量恒定的如好莱坞、漫威一样的影视制作机构,实现工业化、流水线式的可以定量化的内容生产体系。也因此,影视公司的股价波动性大,不被投资者看好。开心麻花的成功,尽管不是商业上的巨大成功,却给国内内容市场一剂强心针,让人们看到团队生产和内容质量把控的可能性。开心麻花是怎么做到的呢?

在早期无人问津的时候,麻花剧团使用大巴车免费拉人看话剧,之后利用人们的口碑让话剧逐渐有了起色。《想吃麻花现给你拧》拉进了谢娜何炅,话剧一剧一聘的方式,让剧团可以充分利用优质资源来提升流量。这些营销手段可以提供一时的热闹,但让开心麻花爆发的还是其精湛的“产品质量控制体系”和其规模化运作。

最初的方式是用户调查问卷,还有设立剧场质量监督员岗位等。每场演出现场,都有一名监督员,负责填写质量监控报告,记录针对每个提前设计好的包袱,观众的反应情况。如果包袱点没有得到响应,团队便需要在演出结束后讨论调整,在下一场演出中更换方式,反复测试,寻找到最合适的表演方案。

话剧与观众的直面接触,让开心麻花熟知观众的笑点,把控节奏,在适当的时机自然地抛出有效的梗。比如,刘洪涛在知乎回答“如何评价电影《驴得水》”这个问题时,曾以“传媒大学场有178次笑声”为例进行阐述。这套不断更新的方案,可以保证演员快2、改变实验机使用进程中速上手,并达到及格线以上的演出效果,使规模化复制演出成为可能。

2012年下半年,在担任艺术总监的张晨的建议下,开心麻花组建了由管理层、导演、演员等组成的“艺术决策委员会”,一共9个人,由公司高管、几个导演组成,他们基本上都是80后。所有内容产品,均需要通过艺委会的评审方能立项进入筹备阶段。同时,以“开心麻花”品牌推出的项目,也必须是经艺委会投票通过、且由开心麻花主控的喜剧作品。避免决策层年龄兴趣的个体偏好导致决策失误。

这套可以追溯至项目立项以及各执行阶段的内容品控体系,让开心麻花不仅保证了单个剧目质量,还实现了横向规模化复制产品成功率的极大提高。今天活跃在笑坛上的几个典型都有产生和打磨于群众的特点。德云社的相声、《吐槽大会》的段子,都是在群众表演中一次次打磨历练出来的,因此笑点和包袱更容易抖响,笑点也更为密集。正如总经理刘洪涛所说,“在文艺圈很多创作者都流行一个词叫‘接地气’,意味着你要和地气在一起,你要和大众在一起。”

开心麻花在北京的市场越来越稳定,为了进一步开拓演出市场,开心麻花在上海、深圳、广州、哈尔滨、天津、南京、沈阳、成都等地都设有子公司及办事处。在设立新分公司时,广泛推行该种内部培养管理者的制度。开心麻花系列舞台剧在北京及全国中心城市上演超过4000场,为百余万观众带来了无限欢乐。在剧目的品控体系明确后,接下来就是规模化的运作,让团队最大限度的打破了地域区隔、文化区隔,避免了“喝咖啡”的观众不喜欢“吃大蒜”的赵本山小品的尴尬。开心麻花从而成为国内舞台剧领域最具市场号召力的民营机构,甚至无数年轻人高度喜爱开心麻花已经成为一种社会现象。

此前规模化、品控体系的建设,让团队把握住春晚带来的机会,快速扩大产能,同步伴随的是开心麻花在话剧市场的占有率迅速提升为全国第一。

多样化的尝试

开心麻花成为话剧神话缔造者,真正提高公司估值的,不是开心麻花的老本行话剧,而是影视剧的改编。制约影视公司上市最大的障碍就是项目的不稳定,一部好片能够带来收入暴涨,一部烂片也可能拖垮公司,品控体系下开心麻花能否摆脱这一魔咒?

2010年,开心麻花创始人遇凯的大学师哥刘洪涛加入开心麻花,出任总经理一职。2012年喜剧电影《泰囧》登顶当时的中国电影票房冠军,这让刘洪涛看到了被市场认证的喜剧电影的力量。开心麻花探索多屏整合发展模式,向影视及络新媒体产业拓展,以此来提升自身的口碑和影响力。

从小剧场时代开始,开心麻花的戏就以笑点密集著称。2011年,开心麻花尝试把自身喜剧风格与小品进行结合,由他们打造的小品《落叶归根》很快通过2011年央视小品大赛平台进入到观众视野,并收获了不小的反响,自此,由开心麻花出品的小品不断登上央视春晚、湖南卫视春晚,《今天的幸福1》《今天的幸福2》《扶不扶》等小品让沈腾、马丽等麻花演员家喻户晓。麻花成了春晚的常客,甚至成为了春晚观众最期待的作品。

在这样的群众基础之下,推出电影,喜欢话剧的这部分人群容易发挥KOL的作用,有利于影片口碑发酵、帮助营销。开心麻花通过对艺术+商业的坚持,正逐步构建起一个扎根在舞台喜剧的全方位娱乐产业体系。开心麻花希望将自己打造成一家重度垂直的喜剧公司,在娱乐行业专做喜剧。

有高峰没高原的电影制作团体不是成熟假音人的制作团体,如同偶尔考一次100分无法被当作优等生一样。只用票房数据说话更是不可靠的,真正成熟的电影市场,看的是工业化、标准化、规范化水平。这一切当然可以向好莱坞看齐。开心麻花一年一部电影,且口碑不错得益于其独特的电影品控体系。

开心麻花电影品控体系,首先在于话剧改编成电影具有独特的优势。其一,话剧经过多年演出的打磨,剧本已经很成熟,弥补了电影剧本撰写周期短、粗糙的问题。其二,演员经过上百场演出的磨砺,与角色几乎融为一体,经过调整便可以无缝衔接到电影中。其三,话剧已经具有一定的受众基础,且喜欢话剧的这部分人群容易发挥KOL的作用,有利于影片口碑发酵、帮助营销。电影上映后的火爆也在反哺话剧。第二道品质保障在于坚持“原汁原味”的主创团队搭建。开心麻花主出品的三部电影的编剧、导演均由原话剧版的编剧、导演担纲。

在以往作品中,口碑是开心麻花出品电影的利器,利用发酵的口碑来获取长线票房也是常用的营销手段。最初预告上线后,由一个话剧公司推出、没有明星阵容的《夏洛特烦恼》没有激起一丝水花。刘洪涛决定掏出100万营销费用,组织开心麻花十余年积累的150万粉丝群体观影,点映活动一直持续了30天,口碑也因此发酵。

2015年,《夏洛特烦恼》的票房收入14亿,而成本只有三四千万。靠着一部蹿红电影,开心麻花当年的利润1.26亿元,同比增长243.12%。2016年,开心麻花的第二部电影《驴得水》票房就不到2亿,导致当年的净利润7479.9万元,同比下降43.43%,但影片获得较好的口碑。2017年,开心麻花《羞羞的铁拳》成为去年国庆档票房第一,成本7000万,票房逾22亿元。凭借此片,公司净利润达到3.9亿,同比大涨422.64%。

2018年暑期档沈腾的电影《西虹市首富》大卖,票房超过25亿元,开心麻花也因拥有4000万的投资而分账大赚,但是这部电影对开心麻花来说有点特殊。(投黑马

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这是开心麻花第一部“非话剧改编电影”。《西虹市首富》的创意不来自于麻花的任何一部话剧,而是经环球影业授权,改编自1985年电影《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因为是导演闫非、彭大魔以及主演沈腾从开心麻花体系独立李伟宾出来运作的电影,所以并没有被官方定义为开心麻花的第四部电影。

这部电影的成功一方面为开心麻花拓宽了“戏路”,为其找到成功的多种可能。但真正被认可为第四部电影《李茶的姑妈》在国庆档遭遇滑铁卢,故事、情节、人设、主题等几乎全线崩塌,票房、口碑甚是惨淡。关于开心麻花的唱衰一低碳钢:试样逐步被压扁时间甚嚣尘上。

开心不起来的开心麻花

开心麻花在争战大银幕上遇到了难题:主控产能有限,参投风险过多。2017年,开心麻花也开始进行参投,吴君如导演的《妖铃铃》收获3.6亿票房;“周星驰弟子”卢正雨的《绝世高手》也拿到1.01亿票房。然而从口碑上来讲,脱离开他的品控体系,参投作品与自己之前主控的三部作品,相差甚远。这在一定程度上堵上了开心麻花做平台的路。而除了“舞台剧”与“电影”外,剧方面《开心麻花剧场》《江湖学院》等音频内容的探索,并没有激起太多浪花。

为提高产能,开心麻花选择走上IPO之路,希望可以借此获得更多资金。根据2017年开心麻花IPO招股书显示,开心麻花本次IPO计划募集资金7亿元,除了1.5亿元用来补充流动资金,其余将用于投资6部戏剧和6部电影。其赵焱中就包括由开心麻花经典舞台剧改编的4部电影,《李茶的姑妈》《乌龙山伯爵》《牢友记》《浪漫法餐》赫然在列。“压箱底”经典作品改编都结束之后呢?对于已经出现审美疲劳的观众和市场来说,未来,开心麻花的道路又该怎么走?

《李茶的姑妈》国庆档失利阴云还未散去,基石股东的退出又来了个当头棒喝。口碑一泻千里,加上具有官方背景的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的公开股权转让,让大家开始浮想联翩。人们的视线又回到了今年3月,开心麻花准备冲击话剧第一股,却在准备了近十个月之后,撤回了IPO上市申请,准备进行股权结构的重新调整。原本貌似顺风顺水的麻花似乎前路很难走。

有人说这是优等生天天考高分一次差成绩就要被骂,是大家的神经过于敏感,要求过于严苛了么?面对“开心麻花”式电影的评分下滑,故事和人设逐渐明显套路化,台词笑点创新性降低,头部艺人纷纷独立,新老演员断层明显,内容创作后续乏力。很显然让大家不安的不是一次作品的失利,而是创新乏力下品控体系失灵所带来的恐慌。

在大众心目中和开心麻花基本可以画等号的沈腾、马丽虽然是开心麻花的签约艺人,但在开心麻花并不持股,与开心麻花的合作方式为参股他们的公司在与开心麻花合作的模式。头部艺人流失的风险还是很大的,但金属、非金属和复合材料等各种结构材料旗下培养的艺人后续力量不足,使话剧影视之外的第三辆“艺人经纪”的马车有点跑不起来。从公司财报上看,这一部分对公司的业绩贡献极小,不赚钱也没赚下种子选手,开心麻花确实有点麻烦。

结语

IPO的终止对麻花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塞翁失马的好事情,在挫败面前重回本源,麻花电影和话剧尽管由不同人分管,但电影和话剧不可分割,两者形成的闭环是麻花的根基,其品控体系的成熟和完善才是麻花得以基业长青的基础,是麻花木秀于林的底气。

如果脱离开品控体系的完善和培养来拍摄电影,一方面可能会如同《姑妈》一样砸了招牌,(投黑马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如今的麻花已经不能再有失误了。另一方面,在沈腾、马丽这些头部演员出走,经典剧目翻拍结束后麻花可能就走上了江郎才尽,青黄不接的尴尬境地。

坚持精品策略,坚持舞台到荧幕的质量和节奏把控,在品控体系上做出更多的规范化尝试和创新,在剧目、编剧、导演、演员的工业化再生周期缩短的基础上提高电影产能,扩大影响力,而非一味的投拍作品寻求曝光,不是强大而是挫伤了自己赖以生存的品控体系。

(文章来源于:砺石商业评论摘编)

Wholesale silver anniversary ideas Pieces To Upgrade Any Business
Wholesale strips equalizer With Electroluminescence
Top Quality car sun shade plastic for Best Protection
Wholesale neck collar flange To Strengthen And Bind Objects Together
友情链接